1310-6499-520
今天是:
站内搜索: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动态 > 行业新闻 >
联系我们

名称:九分网络科技

联系:13106499520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金榕南路553号


扫一扫添加微信

触手直播无法访问,昔日明星平台为何没落?--九分科技

时间:2020-07-06   分类:行业新闻    作者:网络   来源:

今年早些时候,A股上市的触手直播仍在考虑之中,现在已经不复存在。  
 7月3日,Tentacle Live和该应用程序的官方网站无法正常打开,并且怀疑该服务已暂停。 截至发稿时,触手直播尚未对此做出回应。 早在5月底,触手直播的官方微博已停止更新。  
在今年上半年,触手现场直播经历了公司内部的血腥风暴,而在主播中,裁员和拖欠工资是关键词。  
据触手直播人员离开后,触手直播今年裁员大量,在裁员过程中员工打出情绪卡,让员工离职,公司不为裁员支付补偿。  “员工分心。”  
叶帆是“王者荣耀”主播的触手。 他告诉界面新闻说,在今年上半年,触手拖欠他四个月总计几万的薪水。 这项要求毫无结果,后来触手披露了有关欠他工资和被触犯的消息。  
自一月或二月以来,更多的主播遭受拖欠工资的影响,而触手直播也此时陷入了商业困境。 在许多锚点谴责在B站和微博等平台上触手拖欠工资后,触手被迫向个别锚点支付薪水,并让这些锚点谣传触手不欠工资。 但实际上,目前,仍有许多船锚尚未领薪。  
以前,触手现场直播已向签约主播发出通知:根据合同,经纪公司会将指定的独家现场直播平台更改为快速现场直播平台。 从2020年6月26日起,请继续按照原始合同履行独家直播义务。  
自从Tentacle Live推出以来,一些主播已经在广播。 尽管他们为Tentacle Live的现状感到有些难过,但许多人早就意识到Tentacle Live的困难。  
下坡
辛欣在触手上生活了4年。 去年,他感受到了自己业务的压力。  
根据触手平台的规模,锚点获得的奖励积分将变为55%,并且在撤出时将扣除10%的手续费,相当于45%的份额。 去年下半年,一个明显的变化是,触手开始从锚中扣除礼物的数量。 肖欣说,歌迷给了他20份礼物,但在他的后台只收到了16份,但是官方的触手并没有解释原因。  
今年,触手直播在压缩主播份额方面变得更加激烈。 从今年1月开始,触手的直播节目拖欠了主播的薪水,一些中小主播连续4到5个月没有领到薪水。  4月,触手直播广播发布了新规则,规定粉丝仅奖励70%的礼物,而主播在此基础上只能获得45%的份额。  
辛欣发现,触手现场直播也以伪装的形式增加了很多链接。 例如,如果您想将锭子交换为触手货币,那么这显然是相同的,您必须以2000:1880的比率进行交换,这相当于平台上的6%折扣。  “ 
当时,许多主播抗议他们不再广播,但他们担心如果不广播触角,他们将不支付薪水,他们一直在默默忍受。” 肖欣说,由于他属于中腰锚,所以今年被欠薪。 触手纠纷只能吃下去,而且会继续变得愚蠢,而触手直播的主播由于扣款和拖欠工资的问题已经转移到了胡亚和其他平台。  
被称为“触手兄弟”的仙女仙剑也遇到了头衔,而微博已被清空。 据搜狐技术公司援引知情人士的说法,建贤没有与触角说话。 那天晚上,他去了公司,并发布了一个朋友圈,表示失望。  6月30日,建贤推出了新的微博帐户建贤工作室,该工作室似乎正在准备过渡到其他平台。  
微博网友@意迟迟i在微博“致我心中的最后一个触手电视”上发了言,她希望自己的触手直播能得到薪水欠薪的经历,她希望看到看到触手平台为拖欠工资而道歉,但一点也不。  
主播失踪了,留下的中小主播无法支撑人气,所以触手现场直播陷入了恶性循环。 在年初流行期间,原本对直播平台有利,但由于经济困难和主播的损失,触手现场直播错过了机会。  
七个Mai的数据估计显示,今年上半年,iOS端的Tentacle Live Streaming的月收入(在Android端无法计算)继续下降,与6月相比,6月的收入下降了67.9% 二月。  
也有传言说,在6月的一次电视会议上,触手的现场管理要求该团队当场解散,只留下法务部门。  Tentacle Live尚未对此消息作出回应,但是从官方网站和App无法正常打开的角度来看,Tentacle Live遇到的危机非常严重。  
内部和外部事务中的困难
触手现场直播也很受欢迎。  2015年,在触手直播之后,它与Huya和Douyu一起跻身行业前三名,属于游戏直播的第一阵营。  2017年底,触手直播还获得了由Google牵头的1.2亿美元融资。  
今天,游戏直播行业已经发生了变化。 暴民研究院的报告显示,游戏直播行业已经在斗鱼和虎牙之间形成了一场战斗。 两者合计的市场份额接近80%,第三名触手直播流媒体市场份额仅为6.1%。  
业内人士认为,触手直播的当前状况不足为奇。 腾讯是游戏直播行业的幕后交易者。 没有腾讯注资的平台注定会变得越来越困难。  
触手的高峰期恰巧是《王者荣耀》中最受欢迎的时间。  2016年,当《王者荣耀》首次发布时,触手直播率先抓住机遇,推动了《王者荣耀》手机游戏的直播,并培养了众多王者荣耀的粉丝, 如建县,蓝岩和若月。  。 从2017年到2018年,“王者荣耀”的宣传使触手现场直播的用户不断增长。  
在2017年底,在腾讯推出另一款游戏《腾讯生存》之后,触手直播也给出了很多首页曝光和资源推荐,试图复制《王者荣耀》的剧本,但在2018年3月,腾讯继续 投资打鱼虎老虎已经彻底改变了游戏直播行业的方向,触手实况转播培养的头部直播也转向打虎老虎。  
从2018年到2019年,斗隐和快手的兴起使Tentacle Live这样的平台变得更加困难,因为该平台没有强大的支持,也没有流量优势。 截至去年年底,快速直播DAU突破1亿,游戏直播DAU突破5100万。 大量游戏主播由于流量大而自动切换到快手,而触手直播只能依靠签署大量头部和中腰主播来保留主播。  。  
在操作上,触手直播不仅不能弥补外部竞争中的劣势,而且还会带来更多问题。 重要的问题之一是操作不够精细。  
微博网友@意迟迟i在《致我心中的最后一个触手电视》一文中指出,触手的底薪为300元,每次完成150小时25天的现场直播后,就可以记账了。 月。 尽管这不是一个很大的数目,但许多主播每天都依赖长期混合基本工资。 直播室一年没有人了。 每月的礼物不超过五美元,只能使平台的月收入达到300元。  。  
去年下半年,触手直播公司试图引入一个行会,并计划在2020年通过该行会培训主播,以规范主播的管理。 但是,在公会成立后,触手实况转播的实况转播管理混乱的问题没有解决,反而增加了新的问题。 据一位船锚说,公会经常出于各种原因扣除船锚的薪水。参加公会的船锚去年12月被拖欠工资,许多船锚开始寻求退出公会。  
也是在去年下半年,触手现场直播和秀现场直播平台KK现场直播达成了合作,双方的主播相互安顿,进行了双平台现场直播。  Tentacle Live最初旨在通过这种合作来扩大用户规模,并寻求更多主播的曝光。 但是,据熟悉此事的人士称,KK用户对游戏直播没有兴趣,他们很少与直播室互动后就离开了。 然而,由于更多的KK直播奖励,通过触手实时流媒体的长期积累而形成的Yan Yi直播(非游戏主播)已经丢失。  
面对激烈的外部竞争和频繁的内部运营问题,触手直播失去了光环,并逐渐被锚和用户抛弃。  
行业重组已完成
在今年1月的触手直播“乐趣之夜”中,触手直播CMO杨树瑜透露,2019年的年收入约为6亿,实现了收支平衡。 但是Tentacle Live首席执行官曹建根也承认,2019年将是Tentacle创业4年中最困难的一年。  
但是,根据触手直播计划,2020年将会有一场激烈的战斗。去年11月,触手直播获得了腾讯整个游戏的衍生内容许可,并通过与腾讯达成了游戏衍生内容合作 许可协议。 此外,双方将共同开发基于腾讯游戏屏幕的广告产品,并分享相关的商业收入。  
 Tentacle Live Streaming试图通过差异化服务,商业货币化能力和高质量内容运营在游戏直播市场中找到新的立足点,但是由于Tentacle Live Streaming的财务困难,这些计划突然结束。  
据钛媒体报道,引爆触手离开公司的现役员工,今年6月初,公司内部听到的消息是,曹建根去美国寻求融资。 在此之前,有传言称百度可能会收购Tentacle Live。  
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Tentacle Live很难通过融资或销售来解决公司的困境。 投资行业的一位人士说,如果有人想投资或获得触手直播,他们应该早在几年前就拍摄了。 现在,触手直播的价值几乎为零,无需投资和收购。  
在2017年12月和2018年第一季度,Tentacle Live分别从Google和爱奇艺获得投资后,其在接下来的两年中没有任何融资。  
 Tentacle Live的当前状况与去年三月停业的Panda Live十分相似。 破产之前,Panda Live还准备上市,但在2017年5月融资后,有22个月没有注资。 尽管管理层从许多方面寻求资金,但并不能解决资金缺口。  
有传言说,触手直播将在快手上运营转型公会。 触手官员没有对此消息做出回应,但是从互联网上一些主持人揭露的新合同来看,这一谣言并非没有根据。 根据新合同,续签《触手》官方合同的主播要求上海楚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和上海登灵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签订新合同。 这些行会将继续代表主播的3年经济协议。该平台将继续直播。  
天眼闸的数据显示,上海楚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是2020年5月18日成立的触手直播的主要运营公司杭州凯讯公司。
触手直播的管理 也许仍在寻找新的机会来维持公司的生存,但是Tentacle作为游戏直播平台的故事已经基本结束。 在游戏直播中,有许多中小型平台,例如Dragon Ball Live,CC Live和Battle Flag TV。 但是,在鱼虎相争的格局下,中小型平台的市场份额不断受到侵蚀,整个行业即将洗牌。 结束。

标签: 主播 触手直播 分成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九分网络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九分网络专业提供公众号、小程序、PC及移动端站点搭建!网站程序及服务器维护:13106499520。微信:452570709

----相关文章----